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南宋异闻录在线阅读 - 第543章 大结局

第543章 大结局

        一道幽蓝的光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共十四人,霍然出现在东蓬莱白素曾经居住过的那座宫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位置是从寝宫走向大厅、办公厅和餐厅的中心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间,大殿中还没有太多人走动,如果汉尼拔亲王已经占据了这座宫殿,他现在也应该在餐厅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眼看到熟悉的蓬莱风格的宫廷建筑,海伦惊喜莫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殿下,祝你一路顺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瀚微笑着对海伦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海伦很感激,她是因为追杀杨瀚才卷入了这趟奇妙之旅,杨瀚根本不管她,或者把她关进大牢,其实都是合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君王,真的很是宽宏大量。

        玄月拔出匕首,上前挑断了徐诺、甜儿和另一个徐家女子手上的牛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七个人没有再管,这三人已经解开,他们自会去解开其他七人的绑缚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又看了徐诺一眼,他请白素写了一份很详细的有关蓬莱的手札,那里的势力分布,各方的渊源与关系,彼此的利害冲突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,他已交给徐诺。

        相信只要有了这份详尽的势力地图,她在蓬莱,一样大有作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何开局,已不是杨瀚需要考虑的事了,他对徐诺,已经仁至义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,怀了杨瀚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便是做过再多的错,杨瀚能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是现在杀了她,还是等孩子降生以后,再杀了孩子的母亲?

        杨瀚没得选择,既然你喜欢与天斗、与地斗、与人斗,那么,你就去遥远的蓬莱洲去斗吧,我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你喜欢祸害人,那么你就去遥远的蓬莱洲祸害人吧,请放开我的三山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古怪音节的吟唱,五元神器开始放出淡蓝色的光辉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有几名卫士按剑走来,突然发现大厅中站着许多人,立即拔剑奔跑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海伦见状,马上举步迎了上去,大声表白身份:“站住,休要放肆,把你们的头儿叫来,我是西蓬莱海伦公主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瀚凝视着徐诺,徐诺现在终于正视他了,眼神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吟唱完了最后一个音节,轻轻吁了口气,沉声道:“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    淡蓝的光辉陡然转得深浓,大甜痴痴地看着杨瀚,突然纵身一跳,跃到了杨瀚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诧然看向大甜,对面的徐诺也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甜看着徐诺:“小姐,对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家,在三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男人……”大甜脸庞胀红地看了杨瀚一眼,道:“也在那里,我……要留在三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甜跪了下去,含着泪,向徐诺磕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叫她大甜,久而久之,都忘了其实她也是有名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叫桑瑶甜,她是大桑村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是个小丫环,但她也有独立的灵魂、独立的思想,她也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她,所向往的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徐诺看着她,目光渐渐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湛蓝的光环一闪,立于其中的杨瀚、桑瑶甜、玄月和白藏,从原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大秦,重光三年,四月十三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用了足足两年的时间,终于把太卜寺神教的属性削弱的几近于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它在民间的影响力,是不可能这么快消失的,只能等待一代人、两代人过去,等到现在受其影响的几代人死亡,否则是不可能再改变其根深蒂固的想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既然已经断了传教的根本,无源之水,无根之木,总有一天会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不需要一个强大的令人失去理性的宗教,他更不希望他的江山,始终有两套都对民间有着巨大影响力的统治班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三山世界是独立于中土故地的地方,可这里的人毕竟是来自那里,人们的思维以及文化的传承是一脉相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政教合一或者政教分离,统统不适合这片土壤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官、武官、内戚、宦官,诸多势力在祖地的历史上轮番登场,彼此争权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央权威与地方权力,也在不声不响地进行着角逐。

        文武制衡、诸相牵制,如此种种,已经够复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可不想再搞出一套宗教班子,复制政体班子的那一套,在无限未来中彼此内耗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左宗伯向君死了,杨瀚未再立左宗伯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宗伯黎大隐羞愧地交出了一切权力,闭门思过,也在去年末,染了伤寒离世,杨瀚也未再设大宗伯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卜寺的其他高级神官,都被他充入了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的自身利益没有受到损失,也就没有多么大的抵触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用了两年的时间,主要是进行政体的调整、官员的调整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两年,就对一个积患五百年的大帝国,做好这样的大手术,已经极是难能可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真要感谢徐诺,当初她那一手太狠了,那是一场时间虽短,破坏性却属于摧毁级的大动荡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南泽太后胡可儿刚刚离开咸阳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从水路来的,现在从大秦已经开辟了第二条陆路,就是小青率大军奇袭大秦时走过的那条路,另外还有一条水路,当初白藏和玄月初次出山时曾走过的那条水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从那时开始,他们才知道这条水路连通着内外,这条水路半途有一处高高的瀑布,把那瀑布毁掉,泥沙俱下,很快就填平了上下巨大的落差,这条水路便成了内外可以通航的一条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商贾们来说,它的诱惑力,还远远超过了那两条陆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由这条水路从南泽来咸阳城,甚至比从南泽去忆祖山更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是直到胡可儿太太平平地生下了一个儿子,才知道自己在南泽留了龙种。

        为此,杨瀚没少受白素、小青、荼狐等人的白眼儿,搞得他很纳闷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子宫里女人也不少啊,为什么宫里有女人生孩子就是普天同庆,你们还姐姐妹妹的互相探望道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宫外头就留下这么一个,就让你们这么不舒服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啊,真是不可理喻的奇怪生物,这是杨瀚大帝的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今天,杨大帝还是想再吞下一只不可理喻的奇怪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,当然就是可爱又乖巧、清纯又温柔的玄月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一直没动她,她和蔡小菜,杨瀚都一直没动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小谈对他暗示了几回,甚至学习千寻,主动给他和小菜制造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当时玄月和小菜都在太卜寺中任职,二人狙杀左宗伯向君,阻止大宗伯立教后,威望甚嚣尘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正在对太卜寺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,一旦和这两个太卜寺的重要人物有了其他关系,担心会被有心人利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完全相信玄月和小菜,相信她们不会变成第二个、第三个徐诺,可终究隐患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今天,对太卜寺的改造已经彻底完成,玄月以巫博士的身份来向他做最后一次的汇报,看着她那深情的眼睛,杨瀚终于忍不住捉住了她的皓腕,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……陛下……”玄月立即脸也红了,气也喘了,一双眼睛迷迷蒙蒙的,叫人好不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看得怜意顿起,他决定对她温柔一些,给她一个温柔无比的初夜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也与胡可儿那只骚狐狸刚离开有关,杨瀚这几天快被她榨干了,想不温柔都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没想到哪怕是他表现的再温柔,在视他如神的玄月心中,都是无比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娇喘着唤了一声“陛下”,就像患了哮喘似的喘的不行了,身子就像得了软骨病似的开始往下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整个人都软着,那身子此时软的就像一匹精美绝伦的绸缎,想从他的臂弯里滑到榻沿儿上去,再从榻沿儿上滑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何公公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在御书房外响起:“陛下,有蓬莱使节,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见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瀚回答一声,弯腰抄起玄月,将她软嗒嗒的身子平放在榻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公公的声音迟疑了一下,又道:“他们押来一个女人,说是……奉还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瀚的动作顿时一停,徐诺出事了?

        杨瀚这几年没有刻意打听过蓬莱的消息,当初只把蓬莱的局势分析给了徐诺一份,便由她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把她的命运,交给了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后来陆续有消息通过商船传来,貌似她真的在蓬莱站住了脚,先是为别人参赞军机,到后来更是拥有了自己的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……终于还是败了啊?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常,她再如何谋划了得,终究是个外来户,又不像白素,有各方相助,天生命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能在蓬莱辉煌一时,已经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安抚了玄月,一面向外走,一面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回来了,那她的孩子呢?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孩子是男是女?

        可还平安吗?

        我……该如何安置于她?

        杨瀚走出内书房,就看到厅中站着的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发碧眼、身材火辣性感,哪怕是破烂凌乱的一身战袍,已经隐约露出几处肌肤,也丝毫不显狼狈,反而更加透着一种性的诱惑。

        杨瀚呆住了:“海伦公主?”

        海伦正在好奇地四下打量这纯东方式的宫廷建筑,听见声音,扭头看见杨瀚,立即喜道:“杨瀚陛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瀚诧异地走上前去,上下打量她道:“怎么是你?

        是谁把你押来的?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……要押来三山?”

        海伦有些伤心:“徐诺打败了狄塔,狄塔被赶出了他的地盘,就向我的父亲宣战,我的父亲和哥哥被他打败了,死在了狄塔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只好去投靠汉尼拔皇叔,可是没想到……”海伦的脸蛋透出一抹气愤的嫣红:“他见我现在孤苦无助,竟想娶我为妻,趁机在法理上,拥有继承西蓬莱统治权的资格,他可是我的叔父啊!简直无耻之极!我没办法,只好继续逃亡,结果落到了阿格里巴手里……”海伦说到这里,神情有些忸怩:“阿格里巴的一只手,在和我父兄交战时被砍掉了,所以他想杀我泄愤。

        我……我只好说……咳!说我是你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阿格里巴不想得罪东方最有权势的帝王,就把我送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海伦说到这儿,有些担心地看看杨瀚,挺了挺她那已经足够叫人惊心动魄的胸膛,怯生生地问道:“那个……你是那么仁慈的一位君主,你不会……不要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(全书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