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修真小说 - 可怕的大皇子在线阅读 - 六六章 扒皮抽筋(求收藏求推荐票)

六六章 扒皮抽筋(求收藏求推荐票)

        “吐~~”

        洪勇脸颊动了动,朝地上吐出一口血水,然后抬袖一抹嘴角,冷笑着看向嬴贞,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老子就是想淹死你,算你运气好,有人罩着你,不然今晚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围栏边上的墨轲听到这里,两眼一翻,得,神仙也救不了你了,这种一心求死的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祖江那位江神娘娘,更是花容失色,洪勇的性格她不是不知道,只是没想到在这种时候,他竟然还是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    洪勇说完这句话,张着嘴巴看向嬴贞,不停的笑,像是一个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知道,自己完了,不成功便成仁,一开始他答应下这个任务,就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,他不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危险性以及后果的严重程度,可惜,五百年才等来的一次机会,他舍不得就此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走水入海化龙,是他这种蛟龙之属天生的本能,在他眼里,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嬴贞笑了,身子后仰,靠在椅背上,笑呵呵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会告诉我,你背后的指使是谁了,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洪勇咧着血嘴狂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呢?老子身为蛟龙之属,岂会在一个凡人面前摇尾乞怜,你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洪勇,你别说了,”芮祖儿怒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洪勇哈哈一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臭娘们,别跟我在这装好心,老子境界比你强,这么多年以来,却要听你发号施令,龙鱼之属,卑贱的出身,也配站在我头上?去尼玛的江水正神,你比嬴贞还不是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”芮祖儿显然气极,口中剧烈的喘息着,双眼也因极度的愤怒而布满血丝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在局中不知局,也许等芮祖儿事后气消了,就会明白,洪勇这是在跟她撇清关系,为她开脱。

        嬴贞和墨轲这种旁观者,自然看的透彻,这位冲江水神虽说无恶不作,但临死关头,总算还惦念着与芮祖儿的这份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嬴贞坐在宝座上,脸色转为冰冷,淡淡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民间关于徐公山脉由来的传闻应该是属实了,本王常年身在北疆,极少会去礼部查阅这些旧档秘典,所以不知内情,但本王时常听闻,当年的那场洪水,致使冲江两岸数百万百姓受灾,田舍被毁,饥民遍野,死伤无数,这可都是你干的好事啊,本王就纳闷了,像你这样罪大恶极的孽畜,礼部那帮吃干饭竟然能容忍你到今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倒是挺硬气的,可惜了,在本王面前装好汉,下场只会更惨,本王今天就代表大秦朝廷判你裂魂之刑,清儿,抽了他的龙筋,剥出他的魂魄带回钦天监,扔进长生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~~”

        洪勇双目圆睁,浑身剧颤,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怕死,但这世上,有比死更可怕的,

        钦天监的长生狱,长生不死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嬴贞,我cao你奶奶的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扒皮,再抽筋,将他身上的骨头一截一截打碎,再剥出他的魂魄,别割他的舌头,我喜欢听他骂我,好汉嘛,总归是让人佩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嬴贞笑嘻嘻的看着洪勇,对这种仗着自己身份作恶,害惨无数百姓的王八蛋,他可不会心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日的小王八蛋,你不得好死,姓嬴的都他娘是贱种,我咒你........啊......啊.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,鲜血淋漓的场面,

        嬴贞看的有滋有味,这种场景他见多了,不新鲜,在北疆时,游骑兵的遭遇战往往是最血腥的,活着的人的马背上,往往都挂着几颗敌人的头颅,时间久的早已腐烂,恶臭扑鼻,一般人真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游骑兵们,闻着这个味,也能吃的下饭,实在是习惯了,毕竟不是自己的头颅被挂着马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赊刀人墨轲摇了摇头,转身看向群山方向,

        自作孽不可活,人家秦王既然翻出了以前的陈年老账,洪勇肯定是跑不了了,原先他之所以想保下洪勇,也是存了一些私心,想着卖对方一个人情,将来到对方水府拜访的时候,顺手拿点东西不也是人之常情吗?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芮祖儿,此刻已经是瘫软在地上,双目紧闭,紧紧捂着双耳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,一条金色的龙筋被秦清从洪勇的脊背上抽出,她双手抓住两端拽了拽,感觉韧性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子,这玩意做马鞭挺合适的,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    嬴贞直接伸手,

        “送给嬴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清点了点头,递给嬴贞,然后被他收入方圆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连串的惨叫声过后,洪勇连惨叫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清将他的魂魄剥离出肉身,然后双手揉成一团,收入袖中,将来等待着这位冲江水神的,是被称作长生地狱的恐怖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清抬脚将那具破败的肉身踢飞,远远的落入江底厚厚的淤泥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嬴贞眼神冰冷的看向芮祖儿,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游百姓不可一日无水,你要是还想着做这个江神娘娘,就赶紧善后,稍有延误,长生狱可有的是地方收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芮祖儿双目涣散,一脸呆滞的站起身来,手臂颤抖着取出那颗宝珠,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颗充盈着浓厚水灵的宝珠远远飞出,射向北方那道凝固成墙的泥流洪峰,

        漫天的光辉从宝珠上洒下,湿气厚重的水雾开始缓缓修复着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嬴贞就这么坐在船头,耐心的等待着,冲江水系关系着两岸数州百姓的生存根本,这种事情,他从来不会含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墨轲是吧?既然来都来了,本王也就不撵你走了,你可以在前开路,给本王扫除北上障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轲转过身来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,我这次来就是干这个的,但我可事先说好,我在前面顶着可以,但万一遇到顶不住的时候,你可别指望我会卖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嬴贞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指望你,顶不住的时候只管开溜,放心,回了太安见到卢东珠,我也只会说墨轲确实尽力了,不是他不出力,是他真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轲听罢,嘴角一阵抽搐,得,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墨某告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他已经溜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清儿,这小子到底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清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境元婴境炼气士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~~”嬴贞撇了撇嘴:“卢东珠倒是真下血本啊......”